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主页 > 在线销售 >
我们可以对历史负责
* 来源 :http://www.4m6.com.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10-25 10:39

一个人格高尚而伟大的人,首先是一个谦逊的人,当一个人在成长的道路上完成了人格完美的自我塑造过程后,生活会给予他更多的施展才华的机会。

“实践锻炼人啊!”何挺从内心发出的感叹,穿越时空飞落在另一年吉林小火车爆炸现场的冰面上……

今年46岁的何挺曾任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局长、反恐怖局局长,现任甘肃省省长助理、甘肃省公安厅厅长。在20多年的刑警生涯中,他被誉为“反 恐怖尖兵”,参与了新疆乌鲁木齐系列爆炸破坏案、武汉持枪杀人团伙案、广州白云机场劫机案等许多起特大案件的侦破工作,曾被评为中国国家机关十杰青年。

1990年10月2日,广州白云机场发生了一起劫机案,劫机犯要求飞往台湾,飞机在天空盘旋了一个多钟头后在白云机场降落了。飞机落地以后,劫机犯看到机场不是台北,气急败坏地干扰驾驶员的正常驾驶,飞机就从跑道穿过草坪向停机坪冲过去,其间将一架飞往重庆的波音737驾驶舱撞毁之后,拦腰撞向已上满旅客的广州至上海的航班,当场死亡270 人。270具尸体有的无头,有的身子被拦腰截断……情景之惨令人不敢目睹。何挺那时已俨然是一个老练的刑侦专家了,那么大的空难现场,他和其他的刑侦专家们有条不紊地清理尸体,给每一具尸体编号,死者随身带有什么物品,内外衣是什么颜色,面部已毁掉的,要登记身体以前做过什么手术,什么部位有痣,什么部位有疤痕,形成一整套材料。这一切做起来挺繁琐的,何挺一点一滴都很用心。他说他记得白景富副部长曾说过一句话:“人呀,只要你留心,处处皆学问。”

小火车是在行驶到桥上时爆炸的,何挺跟着局长乌国庆到现场,30多具尸体凌乱地浮在冰面上。已是春节过后,中午的暖阳将河的表层融化成水。火车是头天下午炸的,勘查现场时尸体不能动,一宿之后浮在水面上的尸体就和冰冻结在一起了。何挺主动跟着用镐刨尸体,然后用手将尸体从冰层中剥离出来,快如利刀的冰刃割破了手套和手指,血水就顺着手指滴到冰面上,凝成大片的“血冰”。这一切都是书本上找不到的实践,何挺看重的是在实践中锻炼自己。通过搞一个案子可以学到好多东西,比如说面对这样大的爆炸现场,先要找到炸点,确定炸点在什么位置,如果炸点在火车上,那么炸点是在火车的地面上还是悬空爆炸,这就得根据经验、根据客观物证来确定,确定之后还要复原,把周围的一切散落物收集起来,按照炸前的位置摆放起来。复原以后你就会清晰地看到,从炸点中间冲击波向外扩展造成物体有规律的弯曲,然后检验尸体受伤的部位,通过部位来分析与炸点的关系……

在记者招待会之前跟家属会谈的时候,徐辉佑给何挺递了一张条子,上面写道:“何兄,待会儿记者招待会上我有几个疑点要谈。”何挺的目光停在那张纸条上,其实他有自己的原则,看东西让他们放开看,只要不影响司法主权就行,但是在这个问题的性质认识上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尖锐地在那张条子的下面写道:“那么对案件的性质呢?”他在“案件的性质”后面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徐辉佑看完何挺递回的这张条子,悄声说:你的事!

何挺珍惜他亲历的每一场战斗。在何挺的心里,他觉得每一个案子,每一个现场,对于他,都是很好的学习机会,这种机会不是所有分配来的大学生都能遇上的。

“我记得我来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案子是丰台铁路附近发现了一个炸药包,由于装置问题没响。我们都去了现场,凌晨去的,回来天都亮了。我们到了刘复之部长办公室,高旭同志和刘文同志把案子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刘复之部长说向全国发个急电,现在就起草,就在这起草。刘文局长说何挺你起草吧!虽说咱也是大学毕业,文字水平也不算太差,在学校各方面的业务知识也没少学,可这是给全国公安机关发的急电,到底怎样把握心里实在没底儿,急得出了一头汗,不知从哪儿下手,憋了半天才起草个东西。起草完了,刘文同志看了看,改了改,刘复之部长又亲自改,很认真的,抄谁报谁,中央领导的名字他都给加上去。那虽然是一件小事,但给我的印象很深,我感觉到大学毕业以后到机关,从实战的角度看确实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适应。”

徐辉佑讲完,何挺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你是抱着诚意来的,是一个科学的态度,那么这就是一起刑事案件,我可以在这儿告诉大家,我们可以对历史负责。”

2007年3月30日,何挺告别工作生活了20多年的公安部大院,出任甘肃省省长助理、甘肃省公安厅厅长。

一代又一代共和国的卫士们用青春、热血、生命汇成壮阔的历史长河。何挺不正是这条长河中幸运的一滴水嘛!

台湾方面派来了两个刑事专家:一个是搞侦查的,另一个是搞痕迹的,还有两个法医、两个火灾专家及两个律师。台湾方面的团长和主谈人是徐辉佑(时任海基会副秘书长)。

犯罪分子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证据也确凿。但是李登辉当时为了阻碍两岸关系进展,用台湾方面的说法就是给两岸关系降温,于是抓住这个案件做文章,把此事政治化,台湾舆论造谣说是大陆军方有预谋干的。

勘察现场时,尸体都在舱下,下舱的梯子已被撤,尸体弄上来一看,有很多人在胸罩、内裤、鞋里面藏着钱,这说明一切都是在紧急避险情况下发生的……

历史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何挺的那句“我们可以对历史负责”的话语,仿佛矗立在时空中的无懈可击的碑文上……

大陆方面为了解除台湾同胞的疑虑,邀请海基会在台湾的刑事专家到浙江,亲自看一看,听一听。

公安部党委在研究会上定了一个很大度的原则:不需要口径,案子就是案子,一五一十,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正是因为这个原则,给后期工作以很大的授权,也使工作进展得很顺利,对何挺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可介绍和不可介绍的。

何挺心里明白,徐辉佑不敢对这个案件做定论性的发言。徐辉佑最后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中说:“对方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看了现场,我们也听了介绍,但是我们感觉到还有几个疑点……”

“1983年7月31日,是我到公安部报到的第一天。一毕业就分到了全国公安机关最高的首脑机构,我心情特别激动。”何挺说,“在大学里,我学的是刑事侦查专业,上级正好把我分到刑事侦查处,真是高兴加上意外。没来公安部时,觉得这个高深的院子充满神秘,来了以后进到院子里,才感觉一切都陈旧而古朴,包括现在的许多楼房,原来都是低矮的小平房,办公条件给我的感觉还是挺艰苦。我来时没有宿舍,办公室的同志把我从火车站接来给房管打电话,房管部门说没有宿舍先凑合吧。当时白天在办公室办公,到了晚上把办公桌一收拾铺上铺盖就是床了。最早我被分配到五局值班室,部里的老同志给我的印象是业务素质高,工作作风非常严谨,对年轻人的要求也非常严。那时候局长对我们严格到什么程度呢,你比如说一个电话记录,如果有错别字,他不告诉你是哪儿错了,他退回来让你自己找错,包括有的城市的区县地名用了别字,他让你比照地图自己查对修改。那种对工作的严谨态度和一丝不苟的精神深深感动和感染着我们,闲时督促我们看书,学业务,学有关法律知识。所以,我们这批人,如果说现在有些同志业务上、工作上还不错,回想起来跟当时这些老同志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

在轰动海峡两岸的千岛湖案件记者招待会上,何挺作为公安部派去的专家班子的主谈人员坦然而又平静地面对众多记者特别是台湾记者的提问。千岛湖案件其实是很单纯的刑事抢劫案,劫犯用枪把船上的所有乘客和船员全逼到船舱内,本来他们是要用灭火的高压水泵往舱里灌水造成沉船,然而由于水泵有问题未能得逞,犯罪分子又妄图用自带的备用炸药将船炸沉,而两包炸药又不足以将船炸沉后,他们最后采取用汽油烧……

照片上的何挺,时光还停留在1983年。21岁的他,刚刚走出西南政法大学的校门,迈进公安部机关大门,充满朝气和热情,年轻而又帅气。生命的光景里,记忆就像生命之树上永不衰败的叶片,无论什么时候随意打开任何一片回忆,它依然会呈给我们最初的新鲜。

下一篇:没有了